直擊!獵捕身價最高入侵種 「死神鐮刀」埃及聖䴉1隻2000元

要讓外來入侵種減少到可控的數量或「清零」,怎麼做是一大學問。諸多方式中,最有效的莫過於透過「獎金制」鼓勵民眾協助移除。然而,在台灣,移除外來種並沒有所謂的「公定價」,除了因為動植物入侵種「身價不一」,各縣市礙於預算,開出的獎金也不同。以小花蔓澤蘭為例,在台東一公斤5元;綠鬣蜥身體小於50公分,嘉義核發的獎金是1隻250元;埃及聖䴉價位最高,新竹林管處開出的金額為一隻2千元,三年來全台移除數量超過1.5萬隻。

Advertisement

▲埃及聖䴉40年內從6隻增到近2萬隻,民國109年獵殺的成鳥達12690隻。(圖/林務局提供)
▲埃及聖䴉40年內從6隻增到近2萬隻,民國109年獵殺的成鳥達12690隻。(圖/林務局提供)

《東森新媒體ETtoday》這次親自跟著埃及聖䴉的獵捕大隊出勤,搭乘橡皮艇搜尋有「死神鐮刀」之稱的埃及聖䴉。採訪當天,與官方長期合作的原住民獵人巴度坐在船頭,盯著基隆河畔整排的紅樹林,船身時而往左,時而往右,看到疑似目標便慢速靠近等,一個上午下來,2艘橡皮艇就移除了19隻埃及聖䴉。

▲林務局與獵人合作移除埃及聖䴉, 海上作業每次至少3人。(圖/記者陳詩璧攝)

Advertisement

▲林務局與獵人合作移除埃及聖䴉,海上作業每次至少3人。(圖/記者陳詩璧攝)

記者現場觀察,每次執行移除任務,林務局都會派一名專員陪同,主要負責提供獵槍跟子彈,另外再搭配獵人和船長。三人小組要做的工作也很多,獵人負責確認埃及聖䴉方位與獵捕,專員在一旁提供子彈,並協助獵人注意開槍位置有無避開人潮、車道及其他鳥類,等到移除完成後,還得進一步記錄移除位置。

▲獵人移除埃及聖䴉的過程要注意的事項非常多,最基本的是要避開人潮和其他鳥種 。(圖/記者陳詩璧攝)

Advertisement

▲獵人移除埃及聖䴉的過程要注意的事項非常多,最基本的是要避開人潮和其他鳥種 。(圖/記者陳詩璧攝)

至於船長,開船掌舵的過程要注意油量和速度,最大挑戰在於,如何不驚動鳥群以及確保小艇不困淺灘。

目前台灣移除埃及聖䴉的方式有兩種,陸地執行的必須撿回完整鳥屍,若是在航道上進行移除作業,則必須透過定位的方式記錄。負責操刀的獵人,上線前都要進行勤前教育,請獸醫教導獵人認識各大棲地的鳥種,更重要的是,了解埃及聖䴉的身體構造,上陣時才知道要瞄準哪個部位,兼顧動物權,降低埃及聖䴉的痛苦。

▲獵人移除埃及聖䴉過程要瞄準重要部位,注重動物權,得讓埃及聖䴉在最短時間死亡。(圖/記者陳詩璧攝)

Advertisement

▲獵人移除埃及聖䴉過程要瞄準重要部位,注重動物權,得讓埃及聖䴉在最短時間死亡。(圖/記者陳詩璧攝)

對於獵捕的經驗,獵人巴度認為,風向和位置很重要,因為子彈射程僅70公尺,發射時,獵人會避免逆風,以免浪費子彈。另一名獵人阿雄則發現,埃及聖䴉越來越聰明了,因為原先橡皮艇靠近,牠們不會察覺,但最近埃及聖䴉似乎開始「認得」橡皮艇,只要引擎聲靠近,馬上就飛走。

當天下午的移除作業,就像阿雄告訴記者的那樣,埃及聖䴉變狡猾了,導致橡皮艇必須在基隆河和淡水河上來回移動,原先鎖定的埃及聖䴉則是從蘆洲飛到北投,最後來到關渡,宛如「警察抓小偷」的對決,這次,可不像早上那樣順利,一個下午只移除了個位數。

▲埃及聖䴉原本的巢區位置及分布,民國110年新增了花蓮。(圖表/陳昱璇製)

▲埃及聖䴉原本的巢區位置及分布,民國110年新增了花蓮。(圖表/陳昱璇製)

根據林務局提供的資料,目前已針對埃及聖䴉的巢區點,在台北、宜蘭、新竹、台中、雲林和高雄開展移除作業,甚至今年發現有三隻飛到花蓮,花蓮林管處立刻派員前往,在短時間就內將三隻全部移除。

▲花蓮林管處和獵人合作移除埃及聖䴉,三隻全數移除。(圖/花蓮林管處提供)

▲花蓮林管處和獵人合作移除埃及聖䴉,三隻全數移除。(圖/花蓮林管處提供)

民國108年,林務局首度統計埃及聖䴉成鳥移除數據,全年度共825隻;109年成效最高,達到12690隻;民國110年一月到九月為止,移除3276隻,總計三年下來,移除數量累計超過1.5萬隻。

▲埃及聖䴉近三年的成鳥累積移除數量。(圖表/陳昱璇製)

▲埃及聖䴉近三年的成鳥累積移除數量。(圖表/陳昱璇製)

移除外來入侵種的方式裡,最有成效的是獎金制,由各縣市政府提撥經費執行,再進一步視物種移除難度區分獎金,宛如美國西部電影中的通緝犯,每個都明碼標價。

以埃及聖䴉為例,新竹林管處開出一隻2千元的獵捕獎勵;至於綠鬣蜥,嘉義林管處所列的費用還以大小區分,不包含尾巴長度、身體小於50公分者,1隻250元收,大於50公分的1隻500元;植物類的小花蔓澤蘭,台東林管處的收購價是1公斤5元。

▲外來種移除費用不同,以綠鬣蜥來說,嘉義的移除價格吻肛小於50公分的1隻250元。(圖表/陳昱璇製)

▲外來種移除費用不同,以綠鬣蜥來說,嘉義的移除價格吻肛小於50公分的1隻250元。(圖表/陳昱璇製)

只不過,有錢能使鬼推磨,卻也有可能讓鬼打歪腦筋。林務局透露,過去福壽螺移除也曾經採獎金制,結果有人沒把撿來的福壽螺全數通報,反而「暗槓」一部分養在自家浴缸,等到長成一定數量再拿出來換獎金,另類的「外來種投資心法」讓獎金制蒙塵。

▲臺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教授袁孝維表示,外來種移除到一定數量後,要繼續防治,避免數量回彈 。(圖/記者陳詩璧攝)

▲臺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教授袁孝維表示,外來種移除到一定數量後,要繼續防治,避免數量回彈 。(圖/記者陳詩璧攝)

其實,包含福壽螺、綠鬣蜥、埃及聖䴉等,相關單位都是在情況失控後才展開移除作業,若能提早預見可能的氾濫情形而超前部署,效果不但更好,成本也相對更少。臺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教授袁孝維直言,這些都是一種借鏡,讓大家在過程中學到教訓,「防治外來種不能間斷,要破釜沈舟,才能避免數量回彈,走回頭路。」

Hãy bình luận đầu tiên

Để lại một phản hồi

Thư điện tử của bạn sẽ không được hiện thị công khai.
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