鄧佳華出演國產A片《華根初上》,群眾心態反映了台灣社會最醜陋的一面

台灣名人「FBI帥哥」鄧佳華,因其言行不同流俗,在網路竄紅。他曾於2019年因,對其環抱、揉奶、還用下體頂撞,被判拘役20天與民事賠償,事後仍不斷以言語對諸多網美示愛,屢屢引發話題。

2021年下旬,鄧佳華因演藝事業未開,與求職不順屢換工作,被網紅連千毅招攬為旗下藝人,但也因故破局。連千毅在跟鄧佳華決裂前,曾想把他拱為華人AV男優,成功引爆話題。因鄧佳華的外貌與形象不受台灣社會所喜,AV男優之路為之碰壁,僅為輿論笑柄。

但台灣AV片商Twav台灣成人娛樂城,看好鄧佳華的話題熱度,徵求願意與鄧佳華共演的AV女優,來替鄧佳華「圓夢」。而原本加薪六成同意演出的AV女優孟若羽,因受不了輿論攻擊臨陣脫逃,後由AV女優苡若出演,完成了Twav-D001《華根初上》,在聖誕節前夕推出,也成為年底前台灣最火爆的新聞,鋒頭幾乎壓過了「王力宏婚變」的新聞。

台灣近兩年因法規模糊,各界紛紛投入台灣(華人)AV市場,出產數量勝過台灣電影的A片。許多大多不入輿論視野,而《華根初上》卻是輿論視角中討論度最高的本土A片。原因其來有自。

《華根初上》如何躍上輿論浪頭

論AV走向,《華根初上》有三個特點。

一個是走日本「市場區隔化」的「キモ男」路線。以大眾眼光中外貌極醜的AV男優,與AV女優共演。這走的是美女與野獸式的性欲刺激。以鄧佳華的公眾形象來說,可符合這設定。

二是名人、身分效應。日本AV常見各種專業人士(女優),以模特兒、偶像明星、運動選手、職人⋯⋯,用「新鮮感」、「獵奇」的概念,來吸引買氣。鄧佳華以網路名人的名氣與聲量,也符合此設定。

三、素人AV男友系列。日本AV常見的一種類型,就是找性愛上具備生澀感的非職業男優或處男,由老練的AV女優帶領做愛,因而刺激「某種性癖」者的慾望,幾乎每個成名女優都有此類作品,也常見規模盛大的數十位素人一起跟女優「玩樂」的「感謝祭」企劃。鄧佳華以處男之尊,自然也屬素人男優片的範疇。

看《華根初上》可以有這三種綜合的感受。但根據內容,其實是第二種,而且可說是最罕見的內容。起碼我沒看過類似的。

《華根初上》片長22分鐘,頭尾皆是製作方對鄧佳華的訪問。這模式是比照傳統AV女優新人出道的拍法,也常見於對身分特殊的女優初演的拍攝方式。但在片中,女優苡若基本上只是道具,影片的真正主角是鄧佳華。全片從頭到尾,焦點都在「鄧佳華」身上。他破處前的心情、過程的感受、反應、狀態,反過來說這根本就是一部「AV男優初登場」的A片。

鄧佳華AV片酬少得可憐F級女優卻被加碼6成| 娛樂| NOWnews今日新聞

這在無止盡的A片世界中,幾乎難得一見。除歐美那種擁有超級巨屌的知名男優會成為影片焦點外,亞洲的異性戀A片根本看不到(我沒看過)以男優為主角的A片。無論女性主義者如何抨擊「男性向」A片,A片的本質就是「高度資本主義化的商品」,它唯一反應的是觀眾需求(藝術片除外)。

路上隨便抓一個男性來問即可得知,A片滿足的是性慾的召喚,所以故事、情境、性愛動作與場面、女優、性癖才是觸發性慾的核心。

女性主義者常抨擊性產業把女性當成「物品」、「器具」,其實在異性戀AV片場,男優才是道具,女優的樣態反應是勾起男性觀眾性慾的最大部分,男優只是催動畫面的道具,有時比自慰棒或綑綁的效果還不如。

而《華根初上》以鄧佳華為核心的拍攝,直接就違反了這最大的市場機制。根據網路上看到的觀眾反應來說,無一從本片獲得性慾的滿足,話題無論褒貶,全然圍繞在鄧佳華的「議題」上。本片在商業上極度成功,但成功的點是在「炒作」與「話題」。

「鄧佳華破處」與「鄧佳華拍AV」就是本片的商業性的所在。也因此也跨足AV圈的網紅米砂(Misa)忍不住怒批「搞得像馬戲團一樣。」認為不良片商拿鄧佳華炒作,是在破壞萌生時期的台灣AV產業與市場。

說得對啊,但就目前台灣AV作品來看,全都是在「牟利」。全都是抓觀眾喜好,為了賣錢而已。像《魷魚遊戲》全球熱映,台灣片商也就趁勢推出數部相關作品。

真要追求品質,花上億去拍《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》規格的片,或去改編日本H漫畫家新堂エル那殘酷寫實的警世鉅作《變身》之類的,才叫有「質感」吧?明知道鄧佳華會造成話題,可以帶動買氣與公司利益,在商言商,為何不幹?

而鄧佳華的「名人效應」,也成功地造就一部「另類」A片。算是意外的收穫吧。

但悲哀的是,《華根初上》卻也反映了台灣社會最醜陋的一面。這跟群眾的心態有關。

鄧佳華

Photo Credit: 「真田弦一華 鄧佳華」粉絲專頁

鄧佳華以丑角身分被社會凝視的幸與不幸

鄧佳華自映入大眾眼簾開始,他就以一種「醜人多作怪」的觀感,被社會「凝視」。自他爆紅之後,大眾均以「消遣」的方式看他。綜合他長期以來的言行來看,他一方面會對網友的攻擊感到不悅,同時在鎂光燈的注視下,他又不斷的透過社群軟體,讓媒體繼續獵奇,然後把自己展示在大眾面前。

他想要的是被接納、被喜歡,一如不管身處在哪個圈子、哪個環境的常人一般,但得到的都只有訕笑與利用。於是就繼續做出更出格的事,希望能真的被認同。

去看鄧佳華的出身與環境。他小學五年級時父母離異,母親艱苦養活他與妹妹,把他們給祖母照顧,常三餐不繼。而他每每因為外表被人嫌棄、求職困難,因為智能不足,高職輟學、當兵被驗退(當過兵的就知道,在天兵充斥的環境,要因為智商被驗退有多困難)。

爆紅之後所經歷的事,大多只是被利用。他人靠近他無論是為了名利,或是靠罵他來蹭熱度,都不是真的把他當個人看。而他誇張的言行自然也激起「被騷擾者」的怒氣,繼而制裁他。

鄧佳華的前經紀人許東華曾有感而發,說鄧佳華「出道」以來,留在他身邊的人有多少?靠罵他蹭名氣的人又關心過鄧多少?言詞頗多委屈。而鄧佳華疑似「智能不足」導致的言行失當,也讓歷任經紀人選擇離開(根據新聞看起來如此),鄧佳華的狀況有一半是他自己造成,但有一半也是輿論的反應給造就的。

目前看來,鄧佳華的家人們已無力無心再管他。他就這樣繼續的在輿論的褒貶下,持續的面對一個又一個的利用,然後再2021年底,成為台灣媒體的最大焦點。

看到影片最後,鄧佳華拿著台幣600元的紅包,為破處與A片廠商的「慧眼青睞」而高興。這實在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悲哀感。

他跟日本許多因為從小不被當人看的AV女優,因為透過AV而被當成「女王」對待,而被眾人喜歡的狀態,有些許類似。這是好是壞,在這個高度資本主義發達的時代,也說不上來。但對一個外貌被世界所嫌棄的男性來說,能夠破處,怎樣都是件好事。希望他以後能找到真心愛他的人。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